22日菲律宾外长罗萨里奥发表声明称,菲律宾在“几乎用尽一切政治、外交手段”尝试和平解决中菲海域划界纷争无果的情况下,将该问题提交国际组织仲裁。希望法庭裁定中国用南海九段线划定主权的做法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要求中方停止“侵犯”菲海域主权权利和管辖权的行为以及修正南海九段线立场。这是自去年中菲黄岩岛对峙事件以来,菲律宾采取的又一复杂南海局势的举动,是菲律宾在解决南海问题的道路上迈出的又一错误步伐,同时也是第一例南海声索国通过第三方法律强制程序意图解决海域划界纠纷的事件。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据新京报报道,据菲律宾媒体22日报道,菲已就南海主权争端将中国告到联合国,希望以此途径解决两国争端。  菲律宾在向联合国提交的文件中这样写道,“中国所谓的‘假想九段线’,将大部分海域标为自己的领海,其中包括与中国邻国距离很近的海域和岛屿。”  菲律宾要求仲裁法庭裁定中国用“南海九段线”划定主权的做法违反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因此是无效的,应该要求中国做出修改。  罗萨里奥还宣称,菲律宾要求中国停止继续“侵犯”菲律宾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所享有的主权与司法管辖权,“我们坚信提交联合国仲裁是对中菲外交关系的合适之举。”  据《菲律宾星报》22日消息称,针对提请联合国仲裁中菲南海争端一事,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对该报表示,中方对南海拥有无可争议的主权。  去年,菲律宾曾声称将把黄岩岛问题提交国际海洋法法庭。对此,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表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不是确定黄岩岛领土归属的法律依据,不能改变该岛主权属于中国的事实。中方维护领土主权的立场是坚定的,中方也始终坚持双边协商处理事件。  【编辑:林容】

各种迹象表明,菲提交的事项是中菲在南海特别是黄岩岛附近海域的划界议题,而非黄岩岛主权归属议题;提交的对象是国际仲裁法庭,而非国际海洋法法庭;意图达到的目的一是继续努力将黄岩岛变为“争议岛”,谋取黄岩岛主权;二是确认黄岩岛12海里外海域属于菲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以取得开发其中资源的“合法”身份。对于前者,菲官方从1997年正式提出黄岩岛主权要求,到去年制造中菲黄岩岛对峙事件等,无不是为达此目的而为之。实际上,从历史到今天,黄岩岛主权归属中国,结论清晰、证据确凿,无争议可言。菲在此问题上相继提出的“主权继承”、“地理临近”、“专属经济区派生领土”以及“有效控制”等说辞均不能支撑菲对黄岩岛的主权要求,其中,其直到上世纪末的有关国内法规定还与菲对黄岩岛的主权主张自相矛盾。因此,菲要达到获取黄岩岛主权的目的不存在现实基础。即使菲想借助国际法律救助路径达成目的,也必须通过联合国海洋法法庭以外的其他国际司法、仲裁机构,且必须征得中国同意的情况下进行,适用的将是有关领土主权取得的国际法,而非《公约》。

菲十分清楚这一做法的不现实性,故将本次诉求重点落到对黄岩岛附近海域的争夺上,即通过国际仲裁解决中菲海域划界问题,其矛头直指我国南海九断线主张,企图通过国际仲裁法庭的裁决,否定南海九断线的合法性,确认黄岩岛12海里外海域属于菲专属经济区与大陆架,达到菲与周边声索国“合法”开发我国九断线内海域资源的目的。但这一目的达成几乎不可能,因为首先,法律上提起第三方强制程序,前提是争端双方要首先尝试政治协商谈判途径解决问题,菲方所说“用尽一切政治、外交手段解决”与事实不符;第二,菲提出的诉求是海域划界,而我国于2006年就已按照《公约》第298条规定,对海域划界、军事活动等事项作出不接受国际法院、国际海洋法法庭、国际仲裁法庭或特别仲裁法庭的强制管辖。所以,仲裁法庭对此案不享有管辖权。按照《公约》附件七第2条的规定,现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对仲裁法庭的组成负有一定责任。而目前他对此事的回应是:“南中国海地区国家以和平友好的对话方式解决这一问题至关重要。如有必要,联合国可根据会员国请求提供技术和专业支持。但归根结底,这些问题应当由相关各方解决”。相信仲裁庭最终也不会受理菲的诉求。
鉴此,菲律宾还是应回到正确的解决问题轨道上,秉着诚意和善意与中国协商谈判解决海域划界纷争。中国有信心也有诚意解决好这个问题。因为,到目前为止中国已通过协商谈判与陆上数十个邻国达成了边界划界协议。只要南海声索国有诚意,南海海域纷争协商后得到解决是迟早的事。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