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tach]29208[/attach]

  精心选择巡航时机 宣示主权无可非议

海监50船大副李一民和水手朱耀滔驾船驶往钓鱼岛附近海域。 新华社记者
张建松摄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海韬发自北京
2008年12月8日,这一天注定要成为钓鱼岛历史上的重要时刻。中国公务执法船首次进入钓鱼岛12海里区域,在中国钓鱼岛领海内实施了维权执法巡航行动。

日方怕中方对钓鱼岛用武力;专家称中国应组建海岸警备队维护主权
本报记者/吴敏杰/陈墨 本报实习记者/赵捷
“牢牢占领着钓鱼岛海域的日本海上保安厅,这两天的神经绷得紧紧的。3月16日清晨,中国两艘海监船抵近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海域巡航,并罕有地用日文在电光屏上打出宣示主权的字样,一时间令日本舆论炸开了锅。在抗议中国“侵入日本领海”的同时,日本媒体尤为关注中国维权力度的提升。《日本经济新闻》称,“中国海监船在该海域航行,是3年来的首次。”富士电视台不无担忧地说:“中国下次会不会派军舰过来?”
针对日本媒体的过激反应,中国军事专家对《世界新闻报》表示,由于日方在钓鱼岛问题上频频挑衅,并已严重影响到中国周边的稳定,中国加大东海巡航执法力度是理所应当的。但同时应该看到,中国解决钓鱼岛问题还需要长远规划、增加投入。
日方担心中国对钓鱼岛用武
中国国家海洋局网站16日发布消息称,当天5时许,由中国海监50、66船组成的中国海监定期维权巡航编队,抵达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附近海域巡航,其间发现日本海上保安厅“PL62”巡逻船。中国海监编队立即向其喊话表明身份,询问动态并申明立场。然而,日方船只对中方的询问不予回答,并对中国海监船尾随跟踪。
此次跟踪的过程事后也成为日本媒体炒作的重点。据《朝日新闻》报道,日本第11管区海上保安总部的巡逻船当时在距尖阁诸岛久场岛东北约40公里处的毗连区发现了两艘中国海监船,其中“中国海监50”驶入了“日本领海”内,且进入的时间长达25分钟。日本海保总部通过无线电向中方船只发出警告,“中国海监50”的电光屏上却打出“我们正在该海域巡航,钓鱼岛及其周边附属岛屿是中国领土”的字样。显示内容以中、英、日三种语言出现,中国船只使用日语宣示主权是“极为罕见的”。
日本媒体注意到,与此前数次进入钓鱼岛海域的隶属中国农业部的渔政船不同,这次来巡航的是中国国家海洋局的海监船,意味着中国巡航船只的级别有了提升。“下次会不会来军舰?”富士电视台不无忧虑地惊呼道。日本航空自卫队西南航空混成团司令佐藤守甚至耸人听闻地分析说,中国是在为“武力占领钓鱼岛做准备”。
中国海军专家李杰对《世界新闻报》分析说,日本反应强烈的一个原因是,海监船舶代表国家海洋部门执法,更能体现国家意志。海军专家刘江平告诉本报记者,中国派最先进的海监船巡航钓鱼岛,说明中国已加大在东海维权的力度。
据了解,参与此次钓鱼岛维权任务的“中国海监50”船于去年12月正式开始履行巡航维权执法职责。该船的排水量为3000吨,采用世界先进的ABB电力全回转推进系统,最大航速18节,续航力大于8000海里。船上搭载了Z9A型直升机、卫星动力控位设备、卫星通讯导航设备以及先进的海洋巡航、调查、取证设备,是中国目前综合能力最强、设施最先进的多功能大型中远程海洋监察船。而与其同行的“中国海监66”船排水量1290吨,续航能力5000海里,虽然吨位稍小,却是当前中国航速最快的海监船舶。
在结束钓鱼岛海域的巡航之后,中国海监50、66船编队17日抵达东海油气田海域继续巡航。当日上午,在“春晓”、“平湖”油气田附近海域,“中国海监50、66”与另外4艘海监船汇合,组成巡航编队,与“中国海监B-7115”直升机进行了海空协同演练。
日方挑衅逼迫中方出手
中国此次加强护岛声势,被专家认为是回击日本欲强化对钓鱼岛实际占有的举动。海军专家刘江平对《世界新闻报》说:“在钓鱼岛问题上,中方一直都比较克制,但是日本的右翼势力屡屡挑事,不仅登岛,还在上面建立非法设施,海上保安厅则配合性地长期巡逻;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在法理和事实上对钓鱼岛行使不合法的主权和管辖权。”
进入新年以来,日本不断挑衅中国反对在钓鱼岛问题上采取单方面行动的底线。1月2日夜,冲绳县石垣市4名议员分两批登上钓鱼岛;1月30日,日本擅自为包括钓鱼岛及周边附属岛屿在内的39座离岛完成暂定名。2月19日晚,日本海上保安厅“昭洋”号测量船驶入钓鱼岛海域进行所谓的“海洋科考调查”。3月7日,日本正式宣布将可作为“专属经济区”基点的23个岛屿归属国有资产,企图通过“改善管理”将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据为己有。
更值得关注的是,日本政府2月21日通过《读卖新闻》放出风声:将根据2007年出台的《海洋基本法》,于近期修改《海上保安厅法》和《外国船舶航行法》。修改前者的目的是要扩大海上保安厅的执法权限,进一步加强对离岛的控制。而通过修改后者,海上保安厅将有权省略登船检查程序,直接驱赶“在领海停泊或周旋的外国船只”。该报当天还披露,为加强对所谓“入侵日本领海和日本专属经济区外国船只”的监视,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与海上保安厅将联手研发一款卫星系统,并计划于2013年发射。
社科院日本所副所长高洪对《世界新闻报》指出,日本海上保安厅扩大对钓鱼岛海域的执法权限,无疑将使解决钓鱼岛问题更加复杂化。面对日本的步步紧逼,中国政府必须做出有力的回应。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杨伯江也对本报表示,日本的“圈海运动”步伐在不断加快,中国采取更加积极主动的应对措施,也是应有之义。
向南海的对手发警告
有分析指出,中国此次派海监船巡航钓鱼岛,不仅旨在宣示中国政府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主权和管辖权,同时也是在对南海有关主权声索国发出警告。观察家认为,中国近来在海洋维权方面“转守为攻”,主要是出于维护中国周边稳定的考虑。
事实上,此次钓鱼岛海域巡航,只是中国海监总队成立5年多来,在中国管辖海域完成的众多定期巡航执法行动中的一次。据国家海洋局消息来源透露,目前,国家海洋局所属海监船舶、飞机巡航的范围,北起鸭绿江口,东至冲绳海槽,南达曾母暗沙,包括苏岩礁、钓鱼岛、黄岩礁以及南沙诸岛在内的中国全部管辖海域。仅2011年,中国海监就出动海监船舶227航次,航程265912海里;出动海监飞机354架次,航程410278公里;监视进入中国管辖海域的外国船舶715艘次、飞机136架次、其他目标115次。
专家建议中国组海岸警备队
中国展现出维护国家主权和海洋权利的主动姿态,相信会让不少国人感到振奋。但同时应该看到,中国在维权方面,无论是硬件投入还是战略规划,都还不足以使问题彻底解决。
与日本海上保安厅的硬件相比,中国海监船舶的实力仍显薄弱。据报道,日本海上保安厅不仅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巡逻船——排水量高达7000吨的“敷岛”号,其装备数量也十分庞大,总共有450艘各型船舶,其中可搭载直升机的PLH型巡逻船就有13艘,即便是稍小的PL型巡逻船,其排水量也都在1000吨级以上。
除了海监装备落后于日本外,在海洋战略的设计和执行方面,中国目前也不及日本。就拿日本2007年4月通过的《海洋基本法》来说,其内容不仅覆盖了经济,还涉及国家管理体制、安全保障政策调整以及日美关系等方方面面。表面上看这只是一部法律,但却体现了日本“海洋立国”的国家整体战略。另外,日本的海洋战略还有防卫战略作保障,这就不难解释为何日本《新防卫大纲》要把防卫岛屿和周边海空安全作为第一、第二位的防卫任务了。
有专家表示,不仅在战略上要加大投入,在执法体系上中国也要作出调整,以便更有效地维护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和海洋权利。
今年“两会”期间,政协委员、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罗援少将提议组建国家海岸警备队,以应对当前日趋严峻的南海、东海复杂局势。罗援将军对《世界新闻报》表示,海岸警备队作为一种准军事力量存在,是目前国际上通行的做法,可以达到危机管理和危机控制的作用。
罗援说,组建这样一支力量,有两方面的作用:一是改变现在“九龙治海”的现状,促进海上执法力量的进一步整合,提高海上执法维权效果。“现在我们的海上执法力量比较分散,有海警、海监、海救、海上打捞、渔政、海上缉私、海上派出所、海上救援中心等,这些力量属于多头管理,容易造成资源的内耗,如果重新组合,就会产生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二是使中国在维护国家主权的外交斗争中拥有更多的主动权。“一般的海上纠纷如果直接动用海军,会升级为国家武装力量的对抗。如果有海岸警备队,我们就会有更多的回旋空间。”罗援说。

  中国海监船巡视钓鱼岛的行动,得到了众多网民的支持。有的网民以“海监双雄”称呼此次巡航的两艘舰船,不少网民以“振奋人心”这些赞美之词表达他们的激动心情。有网民认为,此次12月8日的海监维权巡航行动,与6月16日台湾“海巡署”抵近钓鱼岛的行动可谓遥相呼应,是中国海上维权取得的标志性成果。

  日方企图“碰撞”中国海监船

  2008年12月,经过周密部署,中国海洋局下属的东海海监总队“海监46”号(排水量1100吨,全长70米,隶属东海海监4支队)和“海监51”号
(排水量1900吨,全长90米,隶属东海海监5支队)分别由宁波港和上海港出发,在东海某海域集结待命。12月8日上午8点左右,海监执法编队正式进入钓鱼岛12海里范围实施维权巡航。

  据日本《读卖新闻》报道,当地时间8日上午8时10分,日本海上保安厅第11管区“知床”级“国头”号巡视船在钓鱼岛东南约6公里的海域发现了这两艘中国海监船。9时40分左右,“海监46”号和“海监51”号在钓鱼岛东北17公里海域停泊约一个小时,随后开始环绕钓鱼岛顺时针方向环行,最近处距离钓鱼岛约1海里。

  对于中国海监编队的巡航行动,日本海上保安厅巡视船通过无线电反复用汉语发出离开“日本领海”的“指令”,并进行跟踪拍照,但中国船只一直置之不理,一直到当地时间17时20分和30分,“海监46”号和“海监51”号离开钓鱼岛海域。

  据了解,日方巡视船曾摆出“挤压”、“碰撞”的姿势,并试图干扰中方航线,但最终迫于中方海监执法船的压力,放弃了可能的对峙和干扰行动。

  日方设置严密封锁线

  一直以来,日本为了达到长期占有钓鱼岛的目的,依托海上保安厅力量,在钓鱼岛周围海域设置了严密的“封锁线”。

  据了解,钓鱼岛附近海域的日常监控任务由海上保安厅第10、11管区兵力共同负责,两个管区共下辖各型巡视船47艘、飞机16架,其中3200吨级巡视舰3艘、1000~2000吨级巡视舰8艘。

  日本将钓鱼岛周围分为三个巡逻警戒区域:距钓鱼岛12海里范围内为“绝对禁止区”,对进入该海域的大陆及台湾民间船只“不惜代价”地进行驱逐;12海里~24海里为“严格监控区”,对进入该海域的非日籍船只进行目标识别和喊话驱赶;对24海里以外试图接近钓鱼岛海域的船只,保安厅根据外国军舰、政府船舶、民间“保钓”船只、外国渔船以及“不明国籍船只”等类别,对不同性质目标采取尾随监视、警告、驱离等方式予以密切监控。

  同时,海上保安厅还与日本海上自卫队密切协同,将其11个管区与海上自卫队横须贺、吴、佐世保、舞鹤以及大凑5个警备区,实现了相互交叉和重叠。一般情况下,由海上保安厅出面处置海上事端,自卫队舰艇予以保障配合。在钓鱼岛海域,海上保安厅还可根据具体事态,协调自卫队舰艇参与应急行动,两者之间每年还会进行相关的协同演习,并制定有针对中国政府船舶抵近钓鱼岛的海上联合应急响应预案。

  中国海监船准备周密

  据分析人士向《国际先驱导报》透露,此次中国“海监46”号和“海监51”号轻松突破日本钓鱼岛防线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行动的突然性。近年来,中国海监启动东海定期巡航机制后,在东海及钓鱼岛周围海域的巡航执法行动逐步增加,日方此次并未意识到中国海监编队会突然进入钓鱼岛12海里范围,海上保安厅没有预先准备。

  第二,恰当的时机选择。12月8日为周一,日本海上保安厅及自卫队在早晨8点左右基本处于交接班状态,整个钓鱼岛周围海域仅有3艘海上保安厅的巡视船。在发现中国海监编队后,第10、11管区匆忙呼叫支援,不久3艘日本巡视船赶到时,已经无法阻止中国海监船的行动。

  第三,中方的周密准备。“海监46”号和“海监51”号均为2005年服役的新建执法船。船上除常规配装外,还装配有现代化的通信导航系统以及计算机网络、专业调查取证设备等,具有机动性强、性能稳定等特点。与当时在场的日本海上保安厅“国头”号巡视船相比,“海监46”号和“海监51”号也具备相当的海上对峙能力。

  日本刻意淡化“维权色彩”

  据《国际先驱导报》驻日本记者介绍,事发后一些日本电视台进行了“突发性事件报道”,并播放中国海监船的画面。

  12月8日下午,在日本首相官邸召开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日本官房长官河村建夫对中国“入侵”“日本领海”一事表示“非常遗憾”。河村建夫还表示,日本外务省已经派出事务次官薮中三十二向中国驻日本大使崔天凯表示“抗议”,并要求“中国船只立刻离开尖阁诸岛海域”。日本首相麻生太郎在8日晚间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很是遗憾,(中国船只)入侵日本领海显而易见”。

  不过,尽管日本首相、官房长官对事件表示“遗憾”,但同时表示事件不会影响中日关系。有记者问此事会不会影响到原定于12月13日在日本福冈举行的首届中日韩首脑峰会,日本官房长官河村建夫马上予以否认,说“还没有特别联系到这件事”。

  同时,日本媒体也刻意回避了中国海监公务执法船的性质,在报道中称之为“海洋调查船”,还称“没有发现中国船只有采取海水等进行海洋调查的动作”,并将此次巡航行动与自2004年2月中国海洋局“向阳红九号”调查船在钓鱼岛以北22海里处遭日方强行驱赶事件相比较,试图淡化中国在钓鱼岛领海维权执法的色彩。

  对此,中国社科院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研究员李国强向本报记者分析指出,“中国海监船巡视钓鱼岛是中国主权范围内的正常行为,只要需要,中国船只可以随时进入钓鱼岛海域,无须事先告知日方。”此间分析人士也指出,日本的“淡化”处理其实是他们理亏的表现,而且日本在中日韩首脑峰会上还有求于中国。

  不排除再派船巡航

  对于日本方面的抗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12月8日晚做出回应:“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中方有关船只在中国管辖海域进行正常的巡航活动是无可非议的”。对于有记者提问,“未来会否再次派出船只进入钓鱼岛”,刘建超回答说,“至于何时再派出船,这是中方的事情”。

  不过,与日韩等周边国家相比,我国的海监、海事、渔政乃至海警力量在船舶吨位、武器配备、人员军事素质、对峙经验等方面都存在一些差距,还不足以与日本海上保安厅等周边国家的海上准军事力量抗衡,一旦发生海上对峙或武装冲突,我方将很有可能处于被动。并且日本建立了军警结合的海上警备体制,在力量运用上突出情报共享和联合监视巡逻。这给中国海洋维权增加了难度。

  目前,中国也开始探索建立军警结合的海上警备体制。有台湾媒体曾透露,6月16日当天当台湾海巡艇与海上保安厅船只在钓鱼岛外海对峙时,中国大陆东海舰队悄悄派出两艘现代驱逐舰及一艘护卫舰,在钓鱼岛外海待命,一旦台日双方擦枪走火,东海舰队立即驰援。2007年也曾传出“现代”级驱逐舰与海监船只共同出现在“春晓”油田附近海域的消息,显示出中国海军参与海上维权斗争的决心。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