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在闭门辩论中,奥巴马政府研究了哪些盟友的领导人属于所谓的“保护名单”之列,美国国家安全局不会对其进行监听。多位前任和现任美国官员称,法国总统奥朗德、德国总理默克尔和另外一些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简称:北约)领导人都在名单之中,但政府批准国家安全局监听这些领导人的高级顾问。其他一些盟友不在保护名单之列,包括北约盟友土耳其的总统埃尔多安,高级官员可以酌情令美国国家安全局对这些国家领导人的通讯内容进行监听。

美国政府近日再次陷入监听丑闻的漩涡之中。据美国《华尔街日报》去年12月29日报道,2013年美国的秘密监听计划曝光后,美国总统奥巴马曾宣布将缩小对友好国家领导人的监听范围。但是,此后美国还是决定秘密对某些盟国领导人进行严密监听,名列榜首的就是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当地媒体认为,这将进一步降低美以信任度。

  然而,美国国会议员也因与以政府官员的交流而进入美方监听活动范畴,给奥巴马政府带来棘手政治难题。一旦这一做法曝光,美国政府可能受到监听立法机构的严重指控。

但据现任和前任美国官员透露,实际上白宫决定继续严密监听部分盟友。名列榜首的就是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

实际上,奥巴马政府曾在闭门辩论中研究了哪些盟国的领导人属于所谓的保护名单之列,美国国家安全局不会对其进行监听。多位前任和现任美国高官称,默克尔、奥朗德和另外一些北约国家领导人都在名单之中,但政府批准美国国家安全局监听这些领导人的高级顾问。其他一些盟国领导人不在保护名单之列,其中包括北约盟友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等,这意味着,白宫高级官员可以酌情令美国国家安全局对这些国家领导人的通信内容进行监听。

  以色列执行电子监听的8200部队在合作中向美方提供了一种所谓帮助美方获取情报的黑客工具。不久,美方发现这一工具能记录美方使用情况,并秘密将信息传递给以方。

图片 1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前哨战视察。

在美国国家安全局前雇员斯诺登2013年曝光美国大规模监听项目以前,美国政府窃听盟国领导人的通信可谓无所顾忌。但在斯诺登事件后,美国政府因涉嫌窃听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奥朗德等盟国领导人而饱受批评,不得不稍作收敛。

  不再关注比比(内塔尼亚胡昵称)?显然,我们不会这么做,一名不愿公开姓名的美国高官告诉《华尔街日报》记者。

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针对以色列领导人和官员的监听也捕获到了他们私下与美国议员及美国犹太人团体的对话内容。美国政府一名高级官员称,这引发了美国国家安全局将被控监听国会的担忧。

截至记者发稿时,以色列总理办公室、以色列外交部和以色列驻美大使馆均拒绝就此事进行评论。而以色列情报和运输部部长卡茨则表示,如果内塔尼亚胡被监听一事属实的话,以色列应该向白宫提出严正抗议。

  上世纪70年代,美国国家安全局帮助以色列发展了电子监听技术和能力,甚至允许以色列接触美方掌握的以色列宿敌情报。奥巴马出任美国总统后,美国国家安全局与以色列情报部门在应对伊朗核计划等共同安全威胁方面合作顺利。

白宫官员认为,这些截获的信息对于反击内塔尼亚胡是有价值的。但他们也承认,要求获得这些信息是有政治风险的。官员们称,因此为了不留下寻求获得信息的书面记录,白宫允许美国国家安全局自行决定分享及保留哪些信息。一名美国高级官员称,不会要求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

《华尔街日报》的报道援引不愿公开姓名的美国现任官员和前官员的话称,美国政府起初认定,内塔尼亚胡政府正策划在不提前告知美国的情况下袭击伊朗,因此美国国家安全局加大了对以色列的监听力度,而这一行动还得到国会相关委员会中共和、民主两党人士的支持。而后在寻求与伊朗达成核问题协议时,美国通过监听手段获取了内塔尼亚胡及其助手的通信内容,引发了美以两国之间的不信任。内塔尼亚胡甚至游说美国国会议员反对伊核协议,称该协议将使伊朗建造核武器的进程更加顺利。美国在对以色列领导人和官员的监听过程中,还截获了他们私下与美国议员以及美国犹太人团体之间的对话内容,而这些信息据称对阻止内塔尼亚胡反对伊核协议是有价值的。

  接受媒体求证时,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一名发言人29日拒绝置评美监听以官员的报道,称除非有明确且可验证的涉及国家安全目的,我们不会开展任何对外情报监控活动,而这一政策对普通公民和国家领导人均适用。

中新网12月30日电
据美国媒体30日报道,两年前,在美国长期以来的秘密监听计划曝光后,美国总统奥巴马曾宣布将缩小对友好国家领导人的监听范围。

然而,由于美国国会议员也因与以色列政府官员的交流而进入美国政府监听范围,这将给奥巴马政府带来棘手的政治难题,美国政府可能受到指控。根据美国国家安全局2011年出台的规定,情报机构如果获得外国监听对象与国会议员的直接交流信息,应该立即予以销毁,除非认定这一交流信息包括重要涉外情报时才有权予以保留。

  【伊朗核谈判,各飙间谍技】

据了解,这些监听活动的多位前任和现任官员称,美国国家安全局在加强监听活动后向白宫披露了内塔尼亚胡及其顾问如何泄露了美伊谈判的细节以破坏谈判,如何与以色列裔美国人团体协同发声反对该协议,以及如何询问摇摆不定的议员如何才能赢得他们的选票。

  【不再搞监听,但不包括你】

在寻求与伊朗达成核协议时,美国获取了内塔尼亚胡及其助手的通讯内容,引发了两国之间的不信任,并且在美国国内埋下了“政治地雷”,后来内塔尼亚胡动用手段游说美国国会反对该协议。

  美方官员告诉《华尔街日报》,美以碟中谍案例数不胜数,以色列在伎俩露馅后往往对美方解释称纯属意外,美国国家安全局官员只是会意地回应,美国也会犯错误。(徐超)(特稿新华国际客户端)

视频:美国监听丑闻:美电话电报公司积极协助监听 来源:央视新闻

  根据美方截获的情报,以色列政府私下游说美国的犹太裔组织,协调谈判信息中于己有利的论据,还接触国会亲以议员,以说服他们投票反对可能达成的协议。情报显示,以色列政府甚至向这些国会议员讨教,以色列该做什么才能赢得这些(反对)投票。

据多位前任和现任美国官员称,奥巴马以国家安全为由继续秘密对内塔尼亚胡进行监听。奥巴马在其演讲中提到过此类例外,但没有透露这种例外适用于哪些领导人。

  根据美国国家安全局2011年出台的规定,情报机构如果获得外国监听对象与国会议员的直接交流信息,应该立即予以销毁。不过,《华尔街日报》报道,如果认定这一交流的信息包括重要涉外情报,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有权予以保留下来。

2013年美国国家安全局前承包商雇员斯诺登曝光该机构的很多间谍活动之前,美国政府丝毫不担心监听交好的国家元首,因为这是一个只有很少人知道的秘密。在斯诺登披露监听活动以及白宫进行评估后,奥巴马在2014年1月的演讲中宣布将限制此类监听活动。

  事实上,美国和以色列在情报上的关系向来复杂,用《华尔街日报》的话形容,美以之间关系紧密,却极其怀疑对方,即情报合作密切,却也时刻提防对方打着合作的幌子实施间谍活动。

  用一名美国官员的话说,美以两国近年来不仅共享谍报,而且通过相互监听暗中较劲,将这种亲密与怀疑的结合体关系发展到了极致。

  2013年,美情报部门认为内塔尼亚胡没有袭击伊朗的图谋,但希望知道以色列是否知情美国与伊朗正在秘密进行的对话。

  根据美国官员的说法,美国政府最初认定内塔尼亚胡政府正策划在不提前告知美国的情况下袭击伊朗,美国国家安全局加大对以色列的监听措施,而这一行动还得到国会相关委员会中共和、民主两党人士的共同支持。

  不过,奥巴马政府仍以令人信服的国家安全目的为由决定对部分国家领导人实施监听,其中包括内塔尼亚胡和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埃尔多安。

  美国《华尔街日报》29日披露,美国虽然已经承诺大幅限制针对友好国家的监听行动,但仍对被视作美国在中东最重要盟友的以色列开展持续监听,目标包括以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

  以色列驻美国大使馆也对报道中有关以色列故意披露情报的说法予以否认,称相关说法完全是胡扯。

  【关系最亲密,但深度互疑】

  报道援引美方消息人士的话说,通过监控,白宫了解到,以色列早已通过自己的间谍活动掌握了美国与伊朗的秘密谈判信息,并将这些信息蓄意透风给外界,以制造谈判阻力。

  《华尔街日报》以不愿公开姓名的美国现任官员和前官员为消息源,披露美国监听内塔尼亚胡详情。

  美国官员称,美国虽然知道内塔尼亚胡反对美国与伊朗达成协议,但不清楚以色列会通过什么方式加以阻止。因而,奥巴马政府希望动用监听手段为达成这一协议护航,通过美国国家安全局的情报让(美国)清楚了解(以色列)在做什么,以先发制人地阻止对方暗中破坏。

  美国国家安全局承包商前雇员爱德华斯诺登2013年曝光美国大规模监听项目以来,美国政府因涉嫌窃听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和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等盟国领导人而饱受批评,总统贝拉克奥巴马被迫承诺限制此类监听活动。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