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惊闻巴黎暴恐案件,死伤数百,全城宵禁,举国进入紧急状态,欧洲震荡,世界震惊。对死难无辜民众表示哀悼之余,不禁引出思考,西方极乐世界,尤其法国这个文明法制健全之国,为何有暴恐势力猖獗,
早在年初,针对沙尔利周刊的恐怖袭击就应该引起法国方面的足够重视,但是后来的悲剧还是发生了,这起悲剧可不可以避免呢?为何自由浪漫之都,成为西方所鼓吹文明冲突牺牲品?

中东恐怖主义进入3.0时代。尽管伊拉克政府军近两天从恐怖组织手中夺回两座小城,但这个名为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ISIS)的组织近一周来迅速攻城略地,令世界震惊:800名武装分子竟让受美国训练过的伊拉克政府军3万人落荒而逃,一个崭露头角的恐怖组织半年间竟然占领伊拉克北方大片国土,这些震惊夹杂着指责将美国奥巴马当局有关撤出后确保伊拉克安全的承诺打得粉碎。德国国际政治学者梅斯奈尔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如果把911事件和本拉登被击毙作为第一代和第二代恐怖主义的标志话,ISIS将成为后拉登时代恐怖主义的新标志。战后的伊拉克和叙利亚成为中东恐怖大本营和策源地。以伊拉克和叙利亚为中心,从两河流域到阿拉伯半岛,从西亚到北非,恐怖主义像癌细胞一样在中东扩散,已处于中东历史上最严重时期。

 

  

图片 1布鲁塞尔遭到恐怖袭击

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3月22日遭到连环恐怖袭击,不但机场发生炸弹袭击,还有多处地铁遭遇恐怖袭击,另外警方还进行了多次排爆。连环爆炸袭击共造成至少34人死亡,超过200人受伤。据俄罗斯媒体报道,伊斯兰国(IS)对此负责(虽说大概率是IS,但至少没看到IS如此宣布,俄罗斯如此快速地宣布,只是想借机统战欧洲,这也是舆论战的一种手段)。如此大规模的连环爆炸恐怖袭击在一个发达国家发生,看起来简直不可思议,安保系统都是渣渣吗?

而就在前几天,巴黎恐怖袭击的策划凶手刚刚在比利时被抓,这还没过几天比利时就遭遇了如此大规模的连环恐怖袭击。由此也证实了占豪在巴黎恐袭之后的判断,即巴黎恐袭只是欧洲遭受恐怖袭击的开始,接下来欧洲还会遭受更多恐怖袭击之苦。

我们知道,过去两年欧洲安全形势在大幅下滑,巴黎不但连续爆发多次恐怖袭击,其中两次都造成了大量人员伤亡。现在,除了中东、非洲这些地方,欧洲好像成了恐怖主义威胁最大的地方。那么,为何恐怖袭击最近两年找上欧洲了呢?西欧这么发达的地方,为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竟然逐渐沦为了“恐怖主义天堂”了呢?在占豪看来,根本原因有六:

一、西方的中东政策是根源。

在占豪看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在中东的政策是欧洲恐怖袭击的根源。试想,如果不是美国发动了阿富汗、伊拉克两场战争,这两个国家如何成了恐怖主义温床?如果不是西方主导的阿拉伯之春导致北非、中东国家的中央政府控制国家能力削弱,这些地方哪里会成为恐怖主义温床?IS又如何会在中东成长那么快?

站在人道主义角度,我们应该对恐怖主义进行严厉谴责,我们对受害的百姓表示由衷的同情。但是,如果站在探寻恐怖主义发展因果的视角,就不得不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中东政策提出批评。正是那种为了自己的地缘利益不顾他国利益的霸权、霸道做法,才使得今天的恐怖主义满世界横行,才使得发达国家的西欧也成了恐怖主义时常光顾之地。

二、利比亚战争、叙利亚内战是导火索。

如果说今天西欧国家遭遇恐怖袭击要从美国发动的阿富汗、伊拉克两场战争说起,那么2011年开始的“阿拉伯之春”运动,由“阿拉伯之春”运动引发的利比亚内战,接着以法国、美国、英国为首的北约国家用空袭推翻卡扎菲政权,接下来美国为首的西方又推动叙利亚内战并试图颠覆巴沙尔政权,这些都是今天西欧恐怖主义的导火索。

正是美国在中东发动的两场战争,使得原来局限于较小范围的恐怖主义开始向伊拉克快速蔓延,IS的首脑巴格达迪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极端主义活动的。而2011年利比亚战争是IS快速成长的温床,正是利比亚的内战锻炼、壮大了IS。而IS恰恰又是在美国为首西方的支持、纵容下壮大的。如果大家还记得,已经被炸死的IS发言人就曾在2011年出现在利比亚的内战战场上,美国前总统候选人、资深参议员麦凯恩就曾与这位IS的发言人在利比亚合过影。麦凯恩2011年去利比亚,无非是要支持利比亚反对派打内战。

在IS快速发展壮大的时候,美国因为想借IS力量推翻叙利亚巴沙尔政权,对IS在伊拉克、叙利亚肆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此期间包括欧盟国家都曾直接或间接地对这些恐怖组织有过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和IS之间,不但会互通有无(被IS砍头的美国记者,就是从叙利亚反对派那里以3万美元卖给IS的,这真是奇葩啊),有些时候甚至很难完全区分。根据美国国会议员的说法,美国训练的所谓数千名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在训练后带着美国援助的军事装备几乎全部加入了IS,而IS使用的车辆很多都是从发达国家走私过去的。至于IS的财源,很大一部分是西方国家的北约盟友土耳其支持的,正是土耳其与IS一年数十亿美元的石油交易养活了IS,而IS卖给土耳其的石油被转卖给了以色列、日本等国。

三、欧洲经济疲软与极端思潮蔓延的结果。

自2010年欧债危机爆发后,西欧国家的经济就陷入了疲软,至今欧洲央行已经开始了长期的负利率政策。在此期间,欧洲的社会福利在削减,社会矛盾在激化,本来已经存在多年的欧洲极端主义思潮开始不断蔓延。以这次遭受恐怖袭击的比利时为例,其极端主义思潮已经持续一二十年,近几年比利时更是成了恐怖分子的聚集地。上次巴黎恐袭就与藏匿在比利时的恐怖分子有关,而巴黎恐袭的主犯最近几天也正是在比利时被抓获的。如今,比利时爆发如此大规模的连环爆炸恐袭,可见恐怖分子在比利时的策划能力。而这一切,如果不是比利时本身有极端主义思潮,恐怖分子是很难在这里长期盘踞和生存的。试想,在过去几年IS在西方国家进行网络招徕恐怖分子后,西方有数千人到中东加入了IS,这些人后来又返回了自己的国家,他们自然也可能对自己国家造成威胁。

四、欧盟移民政策的后患。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制造了北非、中东的难民,为了彰显人道主义,以德国为首的西欧国家对叙利亚难民张开了怀抱。由于欧盟内部国界是不设卡的,所以难民从叙利亚到土耳其,再从土耳其到希腊,希腊则作为二传手直接放到西欧和北欧国家。在这些难民之中,一定会混有一些极端主义者和恐怖分子,他们在进入西欧国家后,或因为不如意进行恐怖主义报复,或因为本身就是为了策划恐怖袭击,在这种情况下,西欧恐怖主义威胁肯定会大幅上升。

最近,欧盟之所以出钱给希腊让尽量多难民待在希腊,出钱给土耳其将希腊部分难民遣回到土耳其,目的就是尽量减轻西欧和北欧的难民压力。这给社会带来的经济负担和安全负担太大了,西欧国家也有些承受不起了。看看接二连三的恐怖袭击,西欧国家的民众岂能不恐慌?

五、国家安保体系存在巨大漏洞留给恐怖分子活动留下巨大空间。

巴黎恐袭、布鲁塞尔恐袭都充分暴露了西欧一些发达国家在安保方面存在巨大漏洞。以巴黎恐袭为例,其中的恐怖分子有的早上了安保部门的恐怖主义威胁名单,这样的人法国安全部门竟然没有持续监控让人无法理解。这次布鲁塞尔的恐怖袭击则更加冷幽默,据报道,警方3月21日即掌握了即将发动恐怖袭击的情报,然而却不知道恐怖袭击的时间和低点。请问,恐怖份子喜欢在哪里发动袭击?首选一定是人群聚集的地方,机场、车站、剧院、电影院、酒吧等人群聚集的地方都是目标,这时候应该立刻派出力量对可能遭受袭击的场所进行严密排查,怎么能等到连环爆炸发生再有作为呢?就是多派几条狗去闻闻也能找出来一些炸弹吧?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诸如法国、比利时等这些国家的安保是存在严重问题的。相比法国、比利时,德国、英国这方面要做得更好。英国是直接拒绝难民以降低风险系数,德国则在安保方面更加严谨。可以预见,未来欧洲如果不修补安保漏洞,恐怖袭击很难杜绝。

六、恐怖主义试图扩大自己的影响范围。

像IS这样的恐怖组织为何与所有国家为敌?这是很多人曾向占豪提过的疑问。其实这个问题很好解释,因为恐怖主义发展的基础就是国家的混乱,国家越乱恐怖主义就越容易发展壮大。所以,IS一有机会不管哪里都会制造恐怖袭击。不管是哪里,只要那个地方乱了,IS就有机会快速发展壮大。所以,IS才不会管是不是欧洲。

过去几年,恐怖主义威胁越来越成为世界和平的最主要威胁,这种威胁正在从中东向周边扩散,西欧国家就是恐怖主义扩散的受害者。但是,在占豪(微信号:占豪)看来,恐怖主义温床正是西方过去些年在中东、北非的政策和军事行动制造的,要铲除恐怖主义,西方必须从根上反思,必须反思自己的中东政策和对待恐怖主义的态度。西方要搞清楚,自己到底是要继续搞霸权主义还是走和平道路,是要反恐还是要所谓的地缘利益,如果继续搞恃强凌弱那一套,如果继续不顾他国利益搞侵略和干涉他国内政,其最终的危害力量也必然会反弹到自己身上,现在的恐怖主义威胁就是现实的例子。

西方,要认清当前的恐怖主义形势,要真正去打击恐怖主义,这才是对自己、对他人负责的态度。西方,应好自为之!(作者:占豪

一、究竟什么是普世价值

当今世界最危险的恐怖组织

暴恐案发生之后,奥朗德怒不可遏,怒斥恐怖分子向世界宣战,并宣布派出唯一一艘核动力航母打击ISIS;奥巴马也在第一时间发表声明,说ISIS是对普世价值的挑战。在暴恐事件中遇难的民众是无辜的,暴利恐怖分子的确罪该万死了,西方在获取同情的同时也迅速抢占舆论
,西方利用这一事件打政治牌的手段十分娴熟,但是如果这次事件没能引起西方足够的教训,恐怕针对西方的暴利恐怖远远不止这一次。奥朗德说,ISIS是对世界宣战,实际上ISIS攻击的是法国,法国就能代表世界吗,为什么ISIS没有袭击其他地方,偏偏选中了法国?在奥朗德的言辞中,无时无刻不辐射出西方作为世界文明中心的的优越感,世界其他地方就这么被奥朗德代表了。而奥巴马似乎又一次找到了“911”之后干一件大事的借口,既然有人挑战普世价值,那么我就要捍卫普世价值,似乎可以师出有名了。美国对于普世价值的标准是,人权高于主权。事实证明,此论调大错特错,没有主权哪里来的人权,难道美国连这点基本的道理都不懂吗?美国以及西方通过颜色革命将西亚和北非国家变成无政府状态,既是对他国国家主权的蔑视,也是对人权的践踏。对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自由都不是无限制的,都是相对的,都是收到约束的,塞缪尔·亨廷顿说过,人类可以有秩序而无自由,不可以有自由而无秩序。那么今天我们看到,凡是被西方武装入侵以及颜色革命的国家,没有哪一个不是社会暴乱丛生的,没有哪一个不是生灵涂炭的,道理很简单,民主自由都是上层建筑,必须建立在法制健全社会稳定的基础上,没有这些人类生存的基本要求作为保障,民主自由只能是空中楼阁。

当今世界上最危险的恐怖组织!德国《图片报》15日这样写道,他们拖着一道血痕穿越中东,一个名为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组织成为中东最新的恐怖生力军。该报称,这个组织有可能使整个中东地区的逊尼派和什叶派爆发一场中东的阿拉伯战争。与拉登被击毙前后中东出现的一些小打小闹的恐怖组织不同,该组织企图在从伊拉克到地中海之间的中东核心地带建立一个政教合一的宗教国家。该组织的头目巴格拉迪被视为新一代拉登,美国已出千万美元赏金要他的人头。报道引述德国反恐专家诺伊曼的话称,ISIS对世界的危险远远高于塔利班,其影响已经突破区域局限,成为全球性的威胁。而且该组织拥有包括美欧国家在内的各国信徒,比如,该组织约有200名圣战者从德国到叙利亚,不久前转到伊拉克的。奥巴马当局低估ISIS太久,这是一个不可弥补的错误。

推行民主自由,推翻暴政,西方最好这一口了,那么新世纪以来西方的广泛介入,给中东这些国家带来福音了嘛。萨达姆执政的伊拉克时代,民众拥有多项福利,包括免费医疗,免费养老,免费教育,基本免费的住房和年轻人结婚时萨达姆送的大红包,以及大量的工作机会,萨达姆本人因为重视教育获得联合国的教育金质奖,另外伊拉克还是中东最开明的国家,异教徒可以当高官,全国到处是天主教堂,国民可以自由欣赏西方的电影,而且女性与男性一样有工作机会,这些与萨达姆本人是分不开的,而这一切在美国及西方的一些舆论中,被渲染成独裁、腐败。而卡扎菲执政下的利比亚,福利水平与伊拉克不相上下,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爱的水平。但是当美国以及西方利用枪炮将民主强加给这些国家之后,之前所有的福利都没有了,而且陷入了无政府主义的震荡之中,如果这次法国造暴力恐怖袭击的悲剧全世界都为之哀痛的话,那么03年伊拉克之后每年因恐怖袭击死亡的上万无辜民众,全世界岂不是要天天哀痛?

目前,在伊拉克的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的反政府武装基本上控制了逊尼派穆斯林生活的城市,最早今年1月经叙利亚通过安巴尔省到达费卢杰及周边的地区,经过近5个多月的生息和壮大,现在扩展到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以及萨达姆的家乡提克里特。一名刚从摩苏尔城逃出来的伊拉克朋友对《环球时报》记者称,现在摩苏尔城里听不到枪响和汽车炸弹的声音,现在什么事也没有。很明显,ISIS和以前以制造恐怖袭击为目标的恐怖组织不同,它们是要完全取代伊拉克政府。这名伊拉克朋友说,ISIS在摩苏尔和费卢杰两个城市成立了临时管理机构,并命令以前所有在政府任职的工作人员正常上班。他说,目前在这两座城市中,普通民众的食品和生活用品基本上有保障,但该组织已经严格禁止西方音乐以及饮酒等,连观看世界杯足球赛也不允许。

所以自由民主并不只是属于西方世界,全世界都应该享有民主,中国有句古话,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乎?哪有拿着强指着别人的头,说我这是为了你好,简直笑话。你怎么知道别人的生活就一定是黑暗和地狱之中呢。美国国内也并不是天堂,也有第二世界,第三世界,尤其是在美国国内的第三世界,他们的生活水平远远比不上战前的利比亚和伊拉克,美国这个世界警察自己家的事都没处理好,还好管他人闲事,这不是沦为笑柄么。

这名伊拉克朋友说,目前占领当地的这些武装分子,从街头上看他们武器装备都不错,他们装备有各种制式的坦克、火炮等,他甚至还看到空中有黑鹰直升机,但主战武器仍然是装有火箭筒和机枪的皮卡车。伊拉克官方称这些武器是卡塔尔、沙特等海湾国家资助的,但这些组织声称武器都是从伊拉克军队手中抢来的。

真正的普世价值就是互相尊重互相包容,尊重别国的社会制度和道路选择,西方介入的这些国家的民众,还没有哭喊着要求国际社会推翻强压正在自己身上的暴政吧,而先以颜色革命的手段让这些国家陷入混乱,而后打着民主自由旗帜干涉别国内政的,就是典型的流氓。

对于伊拉克老百姓来说,在被占领的费卢杰、摩苏尔等地,老百姓对于谁来统治并不关心,他们最担心的是受到战争的伤害。由于ISIS和政府军都采取强攻政策,使得当地不少逊尼派民众大量死伤。不少伊拉克人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尽管他们希望和平,但战争什么时候结束还是个未知数。伊拉克《晨报》称,ISIS绝大部分头目和指挥人员来自沙特,而参加实际战斗的人员大部分来自利比亚和伊拉克。他们最终的目标就是建立大伊斯兰国。这个组织比基地组织更强大,组织管理效率更高。《晨报》称,ISIS和基地组织之间的政治路线不同,但它们的目的是一个,即推翻伊拉克和叙利亚的现政权,控制整个阿拉伯世界。

二、反恐双重标准损人不利己

拉登的梦想即将成真?

造成这次巴黎爆恐袭击案的主谋,是ISIS,与外界的猜测不谋而合。ISIS何许人也,是暴利恐怖集团,是带着圣战性质的邪恶集团,他们无恶不作,成为人类公敌。然而他们的发展壮大,西方难辞其咎。ISIS的主要成员正是来自利比亚和叙利亚的反政府武装,这些人在帮助西方尤其是法国推翻卡扎菲可谓立下了汗马功劳,但当着些反对派摇身一变,变成祸害社会的恐怖分子时,西方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伊拉克屡次求援美国,可美国就是不派地面部队,只是拿F-22隐形战机做做秀,装装样子。而利比亚在战后陷入一片混乱,用当地老百姓的话来说,就是除了自由什么都没有了。为了推翻叙利亚的巴沙尔政权,美国任由反对派扩大势力,给钱,给枪,现今的ISIS首领,美国副总统还去拜访过呢,没想到现在控制不住了。当中东人民不需要西方时,他兴致勃勃而来,可是当乱成一片,真正需要世界警察时,西方又打起了退堂鼓,可见西方不是真正的反恐,即使是反恐,那也是动机不纯,更是双重标准,不能说这种恐怖威胁到我时他才是恐怖,而当他能为自己所利用时,又暗中与之联系。打击ISIS本来就是西方的责任和义务,自己又不怎么出力,而当真正有人站出来反恐时,西方世界一则一片阴阳怪气。真正反对ISIS恐怖而又付诸实践的只有俄罗斯,俄罗斯在联大会议上倡议联合西方认真对待ISIS,得到的回应寥寥无几,那么俄罗斯只有自己承担这份责任的,而且是师出有名,前提就是接到巴沙尔政府的请求,西方也应该反思,为什么不邀请西方打击ISIS?

对于这个所谓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到底根源何在,国际媒体莫衷一是。英国《经济学家》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军事力量,在过去数年针对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军事行动在这些国家引起的不受欢迎的民间态度,直接让各种恐怖组织获益。该报道称,ISIS在一年前将组织的名字伊拉克伊斯兰国(ISIS)增加了沙姆,意指大叙利亚(西方称之为黎凡特)。这一组织改名的背后也体现出想要靠武力征服比现在叙利亚更大的版图。报道称,令西方最紧张的是,ISIS大约有6000武装人员,3000人是外籍士兵,其中约上千人来自车臣,另有500多人来自美欧。

西方十分清楚,在ISIS没有对西方造成威胁之前,以及巴沙尔政权还没有倒台之前,西方不会大规模打击ISIS,这次法国被ISIS打痛了,才悔不当初。不到一个月前,俄飞埃及客机坠毁,ISIS嫌疑极大,然而西方世界似乎一片欢呼,嘲讽俄反恐之意溢于言表,但俄罗斯反恐决心已下,之前车臣反恐,俄罗斯代价之大,不下一个911袭击,所以西方要嘲笑的,恰恰是他们自己。

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组织成为国际圣战的新堡垒,俄塔社10日以此为题称,该组织此前在叙利亚的力量曾一度加强,成为反巴沙尔的主要力量。但由于该组织在所占地区推行暴政,因此遭到叙利亚普通民众的痛恨。今年1月,该组织在叙利亚为了争夺地盘,又与原先并肩作战的叙利亚自由军火并,受西方支持的叙反对派组织全国联盟也表示完全支持打击活跃在叙利亚北部和东部的这支武装。

生活在水深火热的西亚一些国家中的人们,对于法国发生的暴利恐怖袭击已经司空见惯了,正如巴沙尔所说:“法国所经历的,我们已经忍受了五年。”这一记耳光,打痛了谁的脸?为什么你对别人所遭受的苦难视而不见,偏偏要别人来关心你呢?所以纵容恐怖分子的的苦果,只能由始作俑者自己吞下。反恐不是作秀,也不是赢得选票的整治筹码,该反思的不仅仅是法国,而是整个西方世界,从奥朗德讲话中,除了悲痛,我看不出什么振奋人心的信息,如果反思只到这个层次,我真为伟大而高贵的西方人捏一把汗。

根据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资料,实际上,ISIS的前身是上世纪90年代初成立的一个名为一神论和圣战组织(TOMJ),是扎卡维利用阿富汗设立的营地。911后他们作为恐怖主义组织遭到围剿。2003年,美国推翻伊拉克萨达姆政权,伊拉克北方许多地方出现政治真空,扎卡维等趁机打着基地的旗号进入伊拉克,以伊拉克基地分支的名义猖獗一时。2006年,他们和提克里特附近一些逊尼派部落武装组成反美的圣战者联合委员会。同年12月,它们宣布成立政教合一的伊拉克伊斯兰国(ISI)。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ISI纷纷进入叙利亚,并在2013年正式打出ISIS的国号。

三、要反对一切恐怖主义,更要反对国家恐怖主义

许多中东问题专家称,这个源流混杂的恐怖组织在伊拉克并不真正关心能否取代伊拉克政府,或者在叙利亚推翻巴沙尔政权,他们所关心的是占领一块(能占领哪一块就哪一块)足够大、足够富庶的地盘,在那里建立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国,并毫不留情地在地盘里消灭一切敢于持异议的人和组织。

在中东、西亚、北非的ISIS,以及之前基地组织,他们的发源与壮大,和西方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恐怖主义是帝国主义的影子,这句话用在ISIS和基地组织,再合适不过了。西方一直乐于插手中东事物,而针对西方的暴利恐怖威胁和袭击也一直没有停止过,西方经典理学奠基人牛顿说,力的作用是相互的。这个道理再简单不过了。所谓美国一位着名学者鼓噪而出的文明冲突论,和希特勒的种族优越论没什么实质差别,在西方看来,插手中东事物,不过是优等民族给劣等民族带去现代文明的曙光,在世世代代这种种族优越论的熏陶之下,进入中东然后胡作非为,是没有任何罪恶感的,如果没有这种优越感,当初也就没有贩卖黑奴,也就没有十字军东征。

拉登的梦想即将成真!德国《法兰克福汇报》称,巴格达迪很可能成为新伊斯兰帝国的哈里发。拉登被杀3年后,ISIS已经在阿富汗、利比亚和叙利亚等积累了强大的实力和丰富经验。它们已经不再藏身于偏僻的山里,而是走向城市,扩展到叙利亚和伊拉克,为伊斯兰帝国打下基础。他们不仅有明确的意识形态目标,也有针对性的战术,新一轮攻势即将开始。

恐怖主义造成的后果是非常恶劣的,但是比起有些国家的罪恶,根本不值得一提。自西方的大中东战略实施以来,连年的征战以及策动的颜色革命,已经造成西亚和北非死亡的无辜民众超过一百万,难民和流民超过一千万,仅伊拉克一国,孤儿就超过五十万,另外,而些国家的发展无不倒退二三十年以上,这种反人类的罪行,难道不应该追究责任?

恐怖组织找到新崛起之地

恐怖主义,是人类社会的一大威胁,但不是核心威胁,核心威胁是国家恐怖主义,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的意义何在?就是反对新的纳粹出现,放眼当今世界,新的纳粹主义有死灰复燃的迹象,而国家恐怖义主就是纳粹主义死灰复燃的前兆。

法国《世界报》称,ISIS从战争中学习战争的能力很强,一些曾和他们交手的美军表示,他们是最难缠的恐怖分子。该报称,在2006年左右,ISIS的前身和美军或伊拉克正规军正面交手,总轻易被击溃。但经过叙利亚内战熏陶后的ISIS,却能娴熟实施地面协同作战。法国中东问题专家贝纳阿德称,以往ISIL的攻势主要是袭击、骚扰,即便攻坚也只针对一两个城市,此番同时在几个省发动攻势,是非同寻常的。和许多恐怖组织不同,ISIS不仅有国际兵源、财源,而且有自己的人力、财力基地,还刚刚在摩苏尔银行截获4.29亿美元巨款,一举成为世界上最有钱的恐怖组织,倘国际社会不及时应对,后果不堪设想。德国之声认为,3年前,拉登这个世界上头号恐怖分子被击毙被西方视为一个时代的终结。但是,拉登现在有了继承者。基地组织现在活跃在尼日利亚、索马里、叙利亚、埃及和伊拉克。各种伊斯兰激进运动,像索马里青年党民兵或是尼日利亚北部的博科圣地,还有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与基地组织的性质类似,并且把基地组织的遗产接了过来。这些组织总是在冲突地区寻找新血。自从阿拉伯之春以及中东一些国家出现不稳局势以来,恐怖组织找到了一个新的崛起之地:如果它们要重整旗鼓,那么在利比亚和叙利亚要比在巴基斯坦或者阿富汗有更有利的条件。德国柏林自由大学国际政治学者梅斯奈尔15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目前类似ISIS这样的恐怖组织几乎遍布整个中东地区。他认为,这是拉登丧生和阿拉伯之春的产物。这些组织现在从山村走向城市,给阿拉伯世界制造混乱,从叙利亚、伊拉克,到西奈半岛、也门,以及非洲国家。梅斯奈尔说,西方支持的阿拉伯之春让中东和北非陷入更大的混乱,加上当地的宗教争端,使这些恐怖组织大行其道。这些组织的崛起对中东未来局势会影响巨大,使中东的和平更加艰难。

用文明的冲突掩盖国家恐怖主义,这一伎俩不可能永远不被世人知道。美国进攻伊拉克,西方一些国家包括法国是跳出来反对的,并非他们热爱和平,而是伊拉克战争不符合欧洲的利益,一旦涉及到法国的传统势力范围,法国就积极干预,对于愈发多极化的世界来说,实力不济的法国想重新找回昔日帝国雄风,只是一厢情愿,一味地逆历史潮流而动,恐怕自身难保了。

责任编辑:hdwmn_wdf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