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新安保法过关或成日本国家性质改变的拐点

摘要:
日本参议院全体会议19日表决通过备受争议的安保法案,使战后以来的该国安保政策彻底改变。这份法案自诞生以来,就遭到日本社会各界的强烈谴责,国际社会也高度关注。  新安保法为何被称为“战争法案”?它的通过缘何引发了轩然大波?安倍晋三为何对此法案“
…当地时间2015年9月14日,日本东京,成千上万民众聚集议会大楼外示威,抗议安倍政府和安全法案。
日本参议院全体会议19日表决通过备受争议的安保法案,使战后以来的该国安保政策彻底改变。这份法案自诞生以来,就遭到日本社会各界的强烈谴责,国际社会也高度关注。  新安保法为何被称为“战争法案”?它的通过缘何引发了轩然大波?安倍晋三为何对此法案“执迷不悔”,坚持推进?以下几个问题,将带你探明新安保法背后的真相。  【新安保法是什么?】  从表面上看,安保法案其实是两项法案,分别是《国际和平支援法案》与《和平安全法制整备法案》,但后者其实由十项小法案构成。《国际和平支援法案》是为日本自卫队支援多国军队提供依据,《和平安全法制整备法案》则规定了自卫队行使集体自卫权和发起武力攻击的条件。  安保法案的实质就是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旨在扩大自卫队海内外军事活动。当日本或与日本有密切关系的国家遭到武力攻击,日本的存亡受到威胁、存在国民权利被彻底剥夺的危险时;当无法寻求其他可执行方式来抵抗攻击,及保证日本存亡不受威胁,并保护本国民众时;对于军事的使用度可以降到最低时,允许日本向他国动武。  也就是说,即使日本没有直接受到攻击,仅仅只是“威胁”,也可以对他国行使武力;日本政府在获得国会批准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海外派遣自卫队,支持外国军队。  有分析指出,从根本上看,新安保法是为了加强美日同盟,更好配合美国满足其“亚太再平衡”的战略需求。  【安倍政权为何执意强推?】  二战后,日本新宪法确立了和平主义的基本原则。自2012年12月再次上台以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就一直致力于修改宪法、解禁集体自卫权。鉴于通过修宪解禁集体自卫权难度大,安倍政权便酝酿通过修改政府对宪法的解释,以实现所谓集体自卫权的合法行使,为日本谋求军事化提供所谓的正当性。日本军事化可以强化日本在美日同盟中的地位,提高在外交上的话语权。  新安保法通过,日本自卫队在海外用兵将不受地理条件限制,从派兵的性质上也从原来的后勤支援变成现在的战场支援,可以说,自卫队将不再是一支防御性的武装力量,而是一支有极强进攻性的军事力量,对整个亚太地区的安全局势带来很多不稳定的因素。  进一步来说,安倍最终谋求颠覆二战后制定的国际秩序,使战败国日本成为在政治和军事上有自主性的“正常国家”。  【法案通过意味着什么?】  新安保法案的通过,意味日本可以不受地域限制,自卫队可以全球动武。没有直接受到攻击,日本也可以对他国行使武力。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5月份的记者会上表示,“防止他国发射导弹而攻击敌方基地”可以作为在他国领域行使武力的事例。“只要认为别无他法,攻击飞弹等的基地属于法律上的自卫范围,是可以的。”  新安保法规定,“与日本有密切关系的国家遭到武力攻击”时日本也可以对他国行使武力。这意味着法案通过后,即便日本没有受到攻击,日本自卫队也可以主动出击援驰盟友。日本防卫大臣中谷元就表示“应美国要求”在新安保法中加入了“向他国军队提供后方支援的部分加入提供弹药”的内容。日本自卫队的派兵性质将从后勤支援变为战场支援。  抛弃“和平宪法”和“专守防卫”国策,日本自卫队将不再是一支防御性武装力量,而是一支有极强进攻性的军事力量。  【新安保法将造成哪些恶劣影响?】  政治创伤:在大部分国民和几乎所有在野党反对的情况下,本该反映国民意志的国会却违背了民意,强行通过“安保法案”将给日本政治带来巨大创伤。  改变方向:新安保法案违反了日本和平宪法前文和第九条中有关“和平主义、不行使武力”的内容,和平宪法将名存实亡。安保法案将真正改变日本未来前行的方向。  威胁安全:安保法案将使解禁集体自卫权合法化,意味着日本战后以专守防卫为主的安保政策将发生重大变化。是对战后国际秩序安排的肆意冲击和践踏,并给亚洲未来的安全带来潜在威胁。  无妄之灾:对于日本国民来说,安保法案可能会给他们的生命带来无妄之灾。安保法案将为新版日美防卫指针“保驾护航”。如果日本今后参与像伊拉克战争这种美国发动的非正义战争,日本很可能蒙受不必要的流血甚至是武力报复。

7月16日,日本执政联盟控制的国会众议院强行表决通过了安倍晋三政府提交的安保相关法案。

图片 1

在今年正值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日本政府此举引起了国际社会,尤其是周边邻国的高度关注,也引起了日本国内社会的巨大反应。因为,这一新的安保法案有可能成为改变以“和平宪法”为象征的日本国家性质的一个拐点。

新安保法的两大核心等于为日本军事力量的建设和运用全面“松绑”

所谓的“和平宪法”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日本政府于1946年11月公布的《日本国宪法》,其中的第二章作出了“放弃战争”的历史承诺。宪法中第九条明确指出,“日本国民衷心谋求基于正义与秩序的国际和平,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为达到前项目的,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交战权。”也正是基于这一表述,日本这一战后宪法被称为“和平宪法”。按照该宪法,日本放弃使用武力,放弃军备,相关军事力量只能用于自卫,不能行使集体自卫权,即便盟国受到袭击,日本也不能参与军事行动。日本也正是在此基础上,形成了“转守防卫”的国防政策。

此次日本政府力推通过的新安保法由两部分组成,第一个全名为《和平安全法制整备法案》,实际上由《自卫队法》《武力攻击事态法》《联合国维和行动合作法》《网络安全法》等10部法律修正案综合而成。第二个名为《国际和平支援法案》,则是一项新立法案,旨在授权政府在获得国会批准的情况下,随时向海外派遣自卫队,支持外国军队,实质是“海外派兵永久法”。

目前,自卫队要被派遣到海外,是以“特别措施法”为依据。但是一旦此法通过成为永久性法案,则可以最快速度、不限地区的将自卫队派遣到纷争地,展开海外军事活动。

新安保法的核心在于两点:一是重启集体自卫权,即当与本国关系密切的盟国遭受攻击时,无论自身是否受到攻击,日本都有使用武力进行干预和阻止的权利。二是允许海外用兵,即日本可随时根据需要向海外派兵并向其他国家军队提供支援,特别是除将向美军等外国军队提供军事支援的范围扩大至全球外,还能参与未经联合国授权的海外军事活动。这等于是为日本军事力量的建设和运用全面“松绑”,彻底颠覆了日本战后数十年所信守的“转守防卫”国策,由“守内”转向“攻外”。

为强推新安保法过关,日本政府采取了多管齐下的方式“煽风点火”,为其造势。7月21日,日本政府在内阁会议上通过了2015年度“防卫白皮书”,表达出了对中国直接的矛头指向。其中,以24页最多的篇幅渲染“中国威胁论”,特别是强烈警惕中国在东海和南海的动向,别有用心地指责“中国继续采取强硬行动,特别是在海洋问题上,进行改变现状的高压行为,毫不妥协地试图实现单方面主张。”

紧接着在7月22日,日本外务省网站公开了关于中国在东海开发天然气田的航拍照片和地图,诬指中国合理合法的建设行为是“单方面”的资源开发,要求停止。这一连串的“组合拳”,借中国海洋领土权益问题鼓吹“中国威胁论”,为推行安倍政府新安保政策的意图极为明显。

日本国内和国际社会同声反对新安保法

日本新安保法的强行通过首先是引起了日本国内的巨大反应。日本10多万民众在东京及全国各地都举行了游行示威,反对政府这一不负责任的行为。特别是一些前任领导人、法学界人士,乃至青年学生都走到前台发声抗议。

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于7月23日走上东京街头,在日本国会对面举行演讲,抗议安保政府无视国民民意、肆意修改宪法解释。91岁的村山指出,战后70年来,和平宪法一直守护日本远离战争危害,而安倍首相为实现个人野心,牺牲了日本国民。

同样,日本前内阁官房长官河野洋平也在一档日媒访谈板块中表示,对于安倍晋三所提倡的通过解禁集体自卫权的“积极和平主义”,他提出完全相反的意见,即只有守护日本“和平宪法”的核心条款、宪法第九条才是“积极和平主义”。他同时要求,安倍晋三在今夏发表的战后70年谈话中明确继承“村山谈话”关键内容,切勿倒退。

7月28日,日本204名宪法学界学者第二次发表声明,强烈要求日本政府迅速撤回违宪的相关法案。当日晚,1.5万余名日本东京民众聚集在日比谷公园,表达对正在参议院审议的新安保法案的担忧与反对。参加集会的民众高举“不要破坏宪法第九条”“不要发动战争”等标语,高喊“坚决阻止安保法案”等口号,前往国会游行请愿。

8月2日,日本5000余名高中生走上东京街头,举行大规模抗议游行活动,反对新安保法案。这是日本自上世纪60年代反安保运动以来,第一次由高中生举行的大规模反政府示威。这些参与游行的学生身着制服,高举着“反对战争法案”“不要战争、只要和平”的标语,要求安倍政府废除新安保法案。

同时,国际社会,尤其是日本的亚洲邻国对此也表现出了严重关切。我国外交部于7月16日第一时间就发出严正质问,“人们有理由质疑日本是否要放弃转守防卫政策?是否要改变战后长期坚持的和平发展道路?”表达了我国对日本国策走向的担忧。韩联社也在16日称,安倍政权进一步推动历史修正主义,甚至一步步修改和平宪法的右翼举动,不仅引发周边国家而且在国内也造成强烈的不安。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日本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帕夫利亚坚科认为,一旦安保相关法案最终获得通过,将使日本形成大规模鼓吹军国主义的宣传体系,并将令日本在未来有可能直接卷入冲突。

新安保法将强化美日同盟并搅动地区安全局势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政府对日本新安保法的通过表示欢迎。因为美国的“重返亚太”战略需要日本这一重要的铁杆盟友,通过不断加强和升级与日本的军事合作,可巩固其在亚太地区占据主导的军事地位。而美国将来在世界各地的军事行动,也可以名正言顺、堂而皇之地得到日本的军事支持。

正如美国《世界日报》社论所指出的,日本众议院通过新安保法,未来日军可在无威胁下派兵海外,并将与美军更紧密结合,影响东亚军事形势十分深远。

无疑,美日联手扮演世界警察角色,将成为21世纪的新常态,美国为日本恢复为军事大国,打开方便之门。

不仅如此,《日本经济新闻》8月2日以《日本防卫费或步入5万亿日元水平》为题刊文指出,在2016年度预算编制草案中,防卫省编制的金额将刷新纪录。此次5万亿日元的防卫费是按照“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编制的,包括了购买新型空中加油机和“宙斯盾”舰的费用。

此外,防卫省还希望购买具有更高防空性能的“宙斯盾”舰、F-35隐身战斗机和“鱼鹰”垂直起降运输机等美式装备。更重要的是,防卫省在编制预算的过程中,还考虑了自卫队与美军一体化运用的问题,以期美日在共同应对中国海洋活动时的无缝对接。实际上,近3年来,日本已经是连续增加国防预算,为与美国盟友“一同做事”打下了坚实的物质基础。

在域外力量支持和强大物质基础的支撑下,以新安保法为保障的日本将对亚太地区的安全形势产生极为严重的负面影响。其中,首当其冲的就是已被美日共同列为“假想敌”的中国。尤其是在当前的中日东海争端,以及在中国与有关国家的南海问题中,美日在多个层面配合行动、联手搅局,共同“遏华”的意图愈加明显,其目的与用意与中国所提出的“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外交方针大相径庭。

正如香港《文汇报》7月23日刊文所指出的,安保政府强行通过的名为“安保”,实为“战争”的危险法案,严重破坏了日本战后定位和坚持和平的理念,使东京政局发生急剧转变,令“不战之国”变成可以随意满足右翼需要,行使军事力量的国家,对亚洲乃至世界的安全和稳定造成空前的威胁和伤害。

(作者王鹏 陈晨 单位:空军工程大学 94778部队)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