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开路先锋”锐气正劲

腊子口系藏语音译,意为“险绝的山道峡口”,位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县境内,是四川北部通往甘南的必经之路。着名的腊子口战役于1935年9月16日下午在这里打响。这一仗,打开了红军北上的唯一通道。

天险腊子口是怎样攻克的

86载峥嵘岁月,86载革故鼎新。一路跟随中央红军“开路先锋”叶挺独立团,你们敢打硬仗、善打恶仗、能打胜仗,奇袭天险腊子口,打开红军北上唯一通道;首战平型关,打破“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解放海南岛,创造“木船打军舰”的战斗奇迹……新形势下,你们凝聚创新驱动之力,磨砺敢打善战之剑,不断续写创新发展新篇章。

为了探寻那段惊心动魄的往事,近日记者来到了迭部县腊子口战役遗址。悬崖峭壁依旧,似被一把巨斧劈开。腊子河穿山而过,一条通往迭部县城的宽阔大道顺河延展。腊子口战役纪念馆工作人员毛欢欢说,当年隘口只有8米宽,中间是水深流急的腊子河,两山之间横架着一座木桥。桥东头的山腰上筑有好几个碉堡,重火力居高临下,控制着隘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俄界会议后,毛泽东率领由红一方面军第1、3军和军委纵队改编的陕甘支队,继续执行中央的北上方针,向陕甘地区进发。1935年9月16日,到达腊子口附近。

创新驱动,规划能战胜战路径

遗址附近,一座纪念碑巍然挺立。杨成武将军亲笔题写的“腊子口战役”镌刻其上:碑体长2.5米,象征着二万五千里长征;宽2米,象征第二次国内革命;高9.16米,象征攻破天险腊子口的时间是9月16日。

“人过腊子口,像过老虎口。”腊子口是藏语的转音,意为“险绝的山道峡谷。”位于甘肃省甘南州迭部县东北的岷山山口,是川西北通向甘南的咽喉要冲,素有天险之称。其间两山对峙如刀劈斧剁一般,沟底只有30余米宽,被水深流急的腊子河占去一大半。

在第54集团军某红军师“奇袭腊子口红五连”老兵赵昌元的记忆里,那一仗“出尽了风头”——

天空飘着小雨,10月中旬的甘南已是秋意浓浓,岷山层林尽染,抬眼望去,纪念碑肃穆庄严,震撼人心。当年战役敢打善战的精神传统,在这里已经凝聚成创新发展的时代力量。

为阻止红军北上,国民党军沿腊子口、康多一线布设了数道防线,尤以腊子口为重点。其中,国民党新编第14师师长鲁大昌在腊子口隘口处,部署了两个营的兵力,沿腊子山梯次配备了一个旅的兵力,在岷州城内还驻扎着四个团,随时准备增援腊子口。

2015年秋,在整建制师旅实兵对抗演习中,红五连担任红方右翼进攻方向开辟通路任务。各型铁丝网纵横密布、冒着寒光,阻绝壕内灌满了泥浆,步坦混合雷场明暗交错,远处山脊上,蓝方士兵早已举枪瞄准“守株待兔”。

腊子口出奇制胜,中央红军全盘走活

聂荣臻元帅曾回忆说:“腊子口打不开,我军往南不好回,往北又出不去,无论军事上、政治上,都会处于进退失据的境地。”

险境当前,破障分队队长赵昌元没有盲目冲锋,而是另辟蹊径,亮出革新器材“水火箭”,抛撒出密集的发烟弹。在障碍区陷入一片雾海时,破障分队悄然出动、多路突进、多点破障,为红方打开了首条通路。

腊子口战役遗址往北大约3公里,就是腊子口战役纪念馆,坐落在腊子口乡朱立沟村。纪念馆大厅正中间是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9位红军领导人的雕塑,不同的站姿、动作、表情,把当年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领袖气度刻画得淋漓尽致。

无论如何,付出惨重代价刚刚走出草地、翻过雪山的中央红军,不能再走回头路。突破天险腊子口、打通北上通道就成为红军唯一的选择。

敢创新、立奇功,是该连的鲜明胎记。1935年9月,中央红军走出草地继续北上,进逼天险腊子口。该隘口口宽约30米,周围是悬崖峭壁,敌人重兵把守。红五连担负主攻,派出15名勇士从腊子口右侧攀上陡峭的崖壁,悄悄迂回到敌阵地后方,出其不意打得敌人晕头转向,最终顺利拿下腊子口。这一仗,打开了红军北上的唯一通道。

走进纪念馆,驻足观望着一幅幅照片、一件件红军用过的物品,聆听着解说员声情并茂的讲述,当年中央红军攻打天险腊子口的烽火岁月仿佛就在眼前。

领受了攻打腊子口任务的林彪、聂荣臻,马上同军参谋长左权、红2师师长陈光、政委萧华一起到前沿勘察地形。

岁月更迭,战场转换。跟随中央红军“开路先锋团”走过长征,红五连智勇拼杀一路,新风劲吹一路。秀水河子歼灭战,该连大胆穿插,侧击敌人阵地,令敌仓皇失措、大乱阵脚;解放海南岛战斗,该连3只木船联合包围敌军舰,集中全部火力各个击破,创造了“木船打兵舰”的战斗奇迹,被命名为“渡海英雄连”,荣立集体一等功……

1935年9月13日,冒着雨雪交加的严寒,中央红军从俄界出发,继续北上,向甘南腊子口逼近。

不过30米宽的腊子口,两面绝壁间有一条长达百米的甬道。湍急的腊子河上架着一座木桥,成了两山间唯一的通道。守敌在隘口木桥的两侧构筑了坚固的碉堡,设置了仓库,囤积着大批的武器、弹药和粮食,准备长期死守。

回望历史,战争年代该连历经大小战斗637次,每一次战法创新都直接影响了战场的胜负天平。品悟创新对战斗力的特殊“贡献”,红五连官兵如今更加注重创新驱动,不断规划出能战胜战的更优路径。

为了围堵红军,国民党陆军新编第十四师在此设防,从山口往里,直到岷县,纵深配置重兵。

有长征“开路先锋”美誉之称的红4团,再次挑起重任,担任突破腊子口的任务。

众人拾柴,创新之火越燃越旺

党中央决定以第一军第二师第四团迅速夺取腊子口。第四团团长王开湘、政委杨成武受命后,领兵向腊子口疾进。16日下午4时,开始向腊子口守敌发起进攻。由于敌人火力凶猛,加之我方地形不利,几次冲锋均未成功。

16日黄昏,战斗打响。4连指战员在轻重机枪掩护下,发起猛烈进攻。狡猾的守敌凭借险要地形和坚固工事,等红军接近桥边时,才开始疯狂扫射。敌人的子弹像狂风般刮来,手榴弹像冰雹似的落下。不到一会,腊子口上火光闪耀,硝烟弥漫,狭窄的路上满是厚厚的弹片和没有拉弦的手榴弹。

在红五连荣誉室,聚光灯照射下的“文物”竟是一个破旧的灰色木牌子。

经过研究部署,决定采用正面攻击和侧翼袭击相结合的作战方案:由王开湘率领两个连迂回渡过腊子河,攀登悬崖峭壁袭击东面山顶上的国民党军;正面强攻任务由第二营担任,第六连为主攻连,由团政委杨成武指挥。

红军连续组织的几次冲锋均告失利。次日凌晨2时许,红4团指挥员决定改变策略,以政委杨成武指挥2营继续实施正面进攻;同时,由团长王开湘带领1营的两个连从腊子口右侧攀登崖壁,迂回到敌人的背后进行突袭。

解说员赵斌介绍说,1935年8月,连队作为尖刀连担负“草地开路”任务。从毛儿盖到班佑,茫茫草地数百公里,草丛下暗流纵横,烂泥污黑发臭,行走其间险象环生。怎么当好这个向导?大家开动脑筋,你一言我一语,很快想出了妙招——他们连夜赶制“路标”,写上“由此前进”,再画上箭头,逢岔路口、险要处就插上一个,让大部队沿着标识方向顺利前进。

迂回袭击,最关键的问题是如何爬上壁立千仞的悬崖。一名16岁的苗族战士毛遂自荐,用一根带铁钩的长杆子从绝壁攀上崖顶、放下绳索,使迂回部队顺着绳索爬上悬崖,犹如神兵天降。霎时间,红军的冲锋号、重机枪和呐喊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响彻山谷。17日清晨,红军突破了国民党军精心布置的防线,胜利夺取腊子口。

但是,两侧陡峭的崖壁,从山脚到山顶有几十米高,连猴子也难爬上去。正在大家发愁时,一个绰号叫“云贵川”、从贵州入伍的苗族小战士毛遂自荐,说他有办法带领突击队登上腊子口。

“革命先辈的创造精神令人肃然起敬。对他们最好的告慰,就是接过创新的‘枪’继续前进。”红五连连长石庆琦说,今年一次战术演练前沿侦察行动中,侦察引导组长李圣杰的北斗手持机突然电量耗尽。紧急时刻,李圣杰抠出电池,装入自制的便携式野战智能充电器。10分钟后,北斗手持机被“唤醒”,敌目标随之灰飞烟灭。

战斗胜利了,但这名战士却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没有人知道他确切的名字,只知道他跟随红军走过了云、贵、川,连史上从此留下了“云贵川”这个名字。

突击队小心翼翼地来到腊子口旁的峭壁前,“云贵川”赤着脚,腰上缠着一条用战士们绑腿接成的长绳,带着一个系着铁钩的长竿子,他用竿头的铁钩搭住石缝里长出的歪脖子树根或者岩缝,像猴子一样一节一节地攀上了险峻高耸的绝壁。

据了解,该连“创新小组”16年攻关不辍,尽管人员换了5茬却始终活跃,小革新、小发明、小创造不断为连队建设助力提速。

聂荣臻元帅后来在回忆文章中说:“腊子口一战,北上的通道打开了。如果腊子口打不开,我军往南不好回,往北又出不去,无论军事上政治上,都会处于进退失据的境地。现在好了,腊子口一打开,全盘棋都走活了。”

看着“云贵川”身影越来越小,大家都屏住呼吸仰望着,生怕他失手从高崖上摔下来。在大家的盼望中,他终于登上山顶。靠着放下的绳索,突击队员在1连连长毛振华的带领下,拽着绳索,一个一个攀到崖顶,迂回到敌人的后面。

推进大众创新,离不开浓郁的创新氛围。红五连充分发挥官兵首创精神,坚持开展“军事训练大家谈”“我为实战化训练献一招”等活动,让连队创新之火越燃越旺。

俄界会议定方针,分裂主义得到批判

半夜时分,杨成武组织敢死队再次向腊子口敌人阵地发起猛攻。正当进攻受阻时,突然腊子口上空升起一颗白色信号弹,迂回到山顶的红军官兵如神兵天降,居高临下,向敌人没有顶盖的碉堡和阵地投掷手榴弹,敌人死伤大片。正面进攻的敢死队,手持大刀,身背马枪,勇猛地冲向敌人。官兵们上下夹击,打得敌人丢盔弃甲,仓皇而逃。

科学管理,连队建设活力四射

明确长征继续北上方针,夺取腊子口关隘,打通中央军北上通道,与俄界会议息息相关。俄界会议遗址位于迭部县达拉乡境内的高吉村,因长征经过迭部时在此召开过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而得名。由于当时翻译上的误差,将“高吉”音译成“俄界”,故沿用至今。

红4团官兵冲过桥头,乘胜追击残敌。

前不久,红五连8月份“党员先锋”评选结果揭晓,刘献腾高票当选。

党中央和中央红军到达俄界时形势极为严峻。外有国民党大军围追堵截,阻止红军北上;内有张国焘强令红四方面军掉头南下,与中央红军南辕北辙。为揭露和批判张国焘的分裂主义,确定红军继续北上的正确道路,进一步统一全党全军思想,1935年9月12日,党中央在达拉乡高吉村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俄界会议。会上,毛泽东作了关于同红四方面军领导人张国焘的争论与目前行动的报告,通过了《中央关于张国焘同志的错误的决定》。

9月17日,当晨霞洒满大山时,红4团终于占领天险腊子口,并在当天穷追数十里,占领了大草滩一带,缴获粮食数十万斤、盐两千斤。这对刚出草地不久的红军可谓是无价之宝。当地回族、汉族群众对红军热烈欢迎,更使部队受到极大鼓舞。

该连指导员李克飞点评说:“刘献腾的出色表现有目共睹:三大专业考核成绩优秀,出色完成4次保障任务……”接着,他一连点评了7名党员士官。每个人有什么表现、存在哪些问题,李克飞都能脱口而出。

俄界会议后,1935年9月14日,中央红军陆续到达迭部县旺藏乡。为了恢复体力和收容掉队人员,红军除一军团二师四团奉命攻取腊子口外,其余部队在旺藏休整一天。

腊子口一战,标志着红一方面军赢得了长征路上的险关之战,打破了国民党妄图用恶劣的自然条件“饿死”“困死”红军的阴谋。腊子口一打开,全盘棋都走活了,红军踏上继续北上的征途。

野外驻训点位多、人员散,怎么做到人人了如指掌?李克飞说,今年他们一改过去粗放式管理方式,建立“野外驻训人员动态管理数据库”,实行跟踪式、精细化管理。如今,这一野外驻训精细管理法已被团里推广。

记者来到白龙江畔的旺藏乡次日那村,穿过一条小路,一间普通的民房外立着牌子:“次日那毛泽东故居”。走近毛主席故居的院子,接待我们的是这间民房的主人桑杰,他指着一间稍显破败的二层木楼说:“当年毛主席就住在这栋房子的二楼,警卫员住在一楼。1935年9月14日,红军和毛主席从俄界来到次日那村,人困马乏、缺衣少粮,我爷爷和当地藏民热情接待了他们。”

记者打开“野外驻训人员动态管理数据库”,理论学习、公差勤务、比武考核、大项任务、遵规守纪等6个方面的数据即刻呈现眼前。每名战士的表现情况每天更新,每月张榜公布,接受全连官兵监督,并作为双争评比的重要依据。

毛欢欢介绍,1978年肖华将军来到次日那村,亲自指认这间二层木楼为毛主席当年所住的地方。当地政府将它原汁原味地保存了下来,桑杰成为这里的义务守护人,负责接待游客和旧居的日常维护。30多年来,桑杰一直守护着这栋毛主席曾经住过的小楼。

创新不止,连队建设活力四射。智能手机刚刚走进军营时,该连领导骨干便琢磨着如何利用好这小小的“方寸空间”。一番调查摸底,短短1个月,该连官兵的手机上多出了许多新玩意儿:“奇袭刀锋”微信公众号、“我和连队同成长”专栏……

“这是一种信仰和情怀,我有责任把这间毛主席旧居完整的保护下来,并向来往的游客讲解红军在次日那村发生的故事,把长征精神一直传承下去。”53岁的桑杰,小外孙今年4岁,活泼好动、天真可爱。当年的硝烟散尽,如今这里的村民生活条件变好了,安居乐业、家庭幸福。

部队能不能打胜仗,科学管理起着关键作用。多年来,红五连一茬茬官兵秉承创新优良传统,向科学管理要战斗力,靠科学管理助推连队建设,多次被上级评为“先进连队”“军事训练一级连”。

红色基因永流传,创新发展再续新篇

腊子口战役的胜利,显示了红军智勇双全,不怕苦、不怕死的硬骨头精神。如今腊子河岸边的石壁上,当年子弹留下的痕迹还清晰可见。岁月更迭、部队轮转,当年攻打腊子口的红军部队如今身在何方?红色基因如何在一代代官兵中传承赓续?

秋风劲吹,位于中原大地的陆军54集团军“叶挺独立团”正在集训。该团的前身,就是1935年9月攻打腊子口的第一军第二师第四团。

夺取腊子口战役胜利后的八十一载峥嵘岁月里,该团革故鼎新、荣誉满身。从抗日战争的平型关大捷、解放战争中的四平保卫战,到新中国成立后解放海南岛、边境自卫反击战,该团一直以敢打硬仗、善打恶仗、能打胜仗着称;无论是奔赴1998年长江抗洪抢险前线、2008年汶川地震灾区,还是参加“和平使命—2005”中俄联合军事演习、新中国成立60周年国庆首都阅兵,该团始终能够不忘初心,牢记红军传统、发扬红军精神。

该团五连便是当年腊子口战役主攻连的四团六连,被誉为“奇袭腊子口红五连”。几十年的南北转战,连队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培养和造就了一代代的英雄战士。

在红五连荣誉室,记者发现,聚光灯照射下的“文物”竟是一个破旧的灰色木牌子。每年新战士下连、新排长报到、新干部履职,连队党支部都会安排参观荣誉室,展示那块泥渍斑斑、刻有“由此向前”4个字的木制路标。

据介绍,1935年8月,连队作为尖刀连担负“草地开路”任务。从毛儿盖到班佑,茫茫草地数百公里,草丛下暗流纵横,烂泥污黑发臭,行走其间险象环生。怎么当好这个向导?大家开动脑筋,想出了妙招——他们连夜赶制“路标”,写上“由此前进”,再画上箭头,逢岔路口、险要处就插上一个,让大部队沿着标识方向顺利前进。

路标指示方向,“路标精神”鼓舞前行。“革命先辈的创造精神令人肃然起敬。对他们最好的告慰,就是接过创新的‘枪’继续前进。”红五连连长石庆琦说。那年全军特种部队比武竞赛在漠北草原拉开战幕。战士盛大金代表连队光荣参赛,面对全军各单位近百人的特战精英,他不畏强手,敢于亮剑,惊艳赛场,斩获4枚银牌。连队担负合成营试点任务,配属陆航、炮兵等多个兵种后如虎添翼,探索出8种合成进攻战斗新战法。

敢创新、立奇功,已成为该连的鲜明印记。据了解,该连“创新小组”16年攻关不辍,尽管人员换了五茬却始终活跃,小革新、小发明、小创造不断为连队建设助力提速。

岁月更迭,战场转换。经过岁月积淀的红色火种,如今在红军部队已成燎原之势。今天,踏上强军兴军新征程,新一代官兵弘扬红军敢打善战的精神传统,凝聚创新发展的时代力量,以新的姿态、新的荣誉,续写新的篇章。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