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无意在太空部署武器或发展太空能力,从而开辟了北约进军太空军事化的道路。参考消息网11月22日报道
外媒称,华盛顿敦促其北约伙伴将太空与陆地、空中、海洋和网络空间一起列为作战区域。日前在布鲁塞尔举行的北约成员国外长会议作出了这一决定,从而开辟了太空进一步军事化的道路。

[据美国《防务新闻》网站2019年11月20日报道]11月20日,在布鲁塞尔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北约各国外长首次正式宣布太空为作战领域,这项声明意味着,对于北约来说太空与空中、陆地、海洋和网络空间同等重要。这一举动表明了太空对北约越来越重要。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表示,这可以让北约规划者请求盟国提供能力和服务,如卫星通信时间。太空对于北约的威慑和防御至关重要,包括导航、收集情报和探测导弹发射的能力。据估计,地球轨道上目前运行着大约2000颗卫星,其中一半为北约成员国所有。北约坚称,无意在太空部署武器或发展太空能力。

图片 1

无意在太空部署武器或发展太空能力,从而开辟了北约进军太空军事化的道路。《俄罗斯报》网站11月21日报道称,此次北约外长会议旨在最终商定12月将于伦敦举行的北约峰会日程。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在外长会议召开前夕表示,决定正式确立太空作战区域的地位。

美国加速推进太空军事化令全球深感不安

无意在太空部署武器或发展太空能力,从而开辟了北约进军太空军事化的道路。无意在太空部署武器或发展太空能力,从而开辟了北约进军太空军事化的道路。北约秘书长说:“太空对防御和威慑、预警、通信和导航的作用不可或缺。”他补充说,北约不打算在太空部署武器,而是从防御的考量出发,将完全依据国际法行事。

察网

无意在太空部署武器或发展太空能力,从而开辟了北约进军太空军事化的道路。无意在太空部署武器或发展太空能力,从而开辟了北约进军太空军事化的道路。报道称,众所周知,北约是应美国的要求去“面对新威胁”。华盛顿近期对北约其他成员加大施压,敦促它们加强在太空领域的合作,并联合开展太空行动。

发布时间:12-1514:25

无意在太空部署武器或发展太空能力,从而开辟了北约进军太空军事化的道路。报道称,梦想主宰太空战场的五角大楼不仅希望与盟国进行信息互换,还想与后者在地球轨道采取“联合行动”。美国太空司令部司令约翰·雷蒙德18日在华盛顿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发表讲话时谈到了这一点。雷蒙德表示,美国军方的出发点是各国有必要交换太空中卫星获取的有益信息,但他对关于向太空发射卫星的具体计划及发射的具体目的略过不提。

作者:徐秉君

据悉,目前在北约内部“太空合作”框架内的卫星数量约占现有地球轨道卫星总数的60%,主要作用是使美国GPS“全球定位系统”和欧洲“伽利略”全球卫星导航系统相互提供导航和情报信息。

12月9日,美国参众两院通过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并将其送交总统签署。这份法案中最引人关注的内容,一是在去年基础上增加了200亿美元,达到创纪录的7380亿美元;二是决定建立太空部队,使之成为美国第六军种。

图片 2

无意在太空部署武器或发展太空能力,从而开辟了北约进军太空军事化的道路。之前,在布鲁塞尔举行的北约成员国外长会议及伦敦北约峰会上作出了确立太空作战区域地位的决定,从而开辟了北约进军太空军事化的道路。从表面上看是北约首次开始进军太空领域,背后则是迫于美国的压力。实际上这也是美国推动太空军事化的重要步骤,美国把北约及盟国都绑架在进军太空的战车上,从而使太空领域不再太平,不仅令世界各国感到不安,而且将引发新一轮太空领域的军事竞争。

无意在太空部署武器或发展太空能力,从而开辟了北约进军太空军事化的道路。无意在太空部署武器或发展太空能力,从而开辟了北约进军太空军事化的道路。特朗普与约翰·雷蒙德上将在太空司令部成立仪式上合影

一、加速推进太空军事化部署

今年2月,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一项政策指令,正式提出组建太空部队的计划。尽管这项计划曾一度受到来自军方高层的阻力,但特朗普力排阻力还是签署了这项旨在推进太空军事化的计划。8月29日,特朗普在白宫宣布正式成立太空司令部。随即又采取一系列措施加速推进太空军事化这一进程。

1、确保美国在太空竞争中的优势地位

特朗普执政以来,在“让美国再次伟大”和“让美军再次强大”的执政理念的驱使下,在加强美国军事力量构建的同时,又把其战略目标瞄准太空。为此,特朗普极力推动组建太空部队,以期通过一支专门的太空力量来抵消来自太空的威胁,并彰显美国在太空的军事存在。因此,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国防部国家安全和航天构成的组织与管理结构最终报告》中做了这样表述:“但仅做到这一点还不够,我们还必须拥有主导权。”有关专家解读称,这里的主导权指的是制太空权,即在太空中占据他人难以挑战的优势地位。

2、大幅度增加太空项目投资

近些年来,为了确保美国在太空竞争中的优势地位,五角大楼及空军都在大幅度增加太空项目的投资。今年早些时候,时任美国空军部长希瑟·威尔逊透露,美国向太空项目投入的预算自2018财年起大幅增长,较前一年增长20%,2019财年又增长7%以上,太空项目投资已高达85亿美元。随着美国建立太空部队的进程加快,2020财年的太空预算又将获得更大的增幅。

前不久,美国空军大学空军指挥与参谋学院“太空地平线”特别小组,小组负责人加里森表示,五角大楼将为组建太空部队投入大量资金,目的是确保美国在太空竞争中的优势地位。

然而,组建新的太空组织的投入不菲。据美国会预算办公室估计,除组建一支约1.5万人的太空部队外,五角大楼提议的新太空组织还将需要数千名额外员工,所需成本比预计高出数十亿美元。

3、加快组建太空组织机构

根据美国太空战略计划,美国防部将设立“太空司令部”、“太空作战部队”和“太空开发局”三个机构,其中“太空司令部”是太空军队的指挥部门,“太空作战部队”负责整合美军各军种太空作战专业人员,“太空开发局”的任务是“开发并测试”下一代太空作战技术。

8月29日,特朗普在白宫宣布正式成立太空司令部。其实美国早在1985年就曾设立过太空司令部,后在2002年被小布什政府解散,将其职能纳入美国战略司令部。这次重设太空司令部表明美国意欲争夺太空领域的战略优势。尽管美国太空司令部成立还不足三个月,但已从美国战略司令部手中接过了在太空作战的责任。

据美媒透露,美国太空司令部仅在一年内就完成了从规划到筹建。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美国太空司令部将增长25%。目前,该司令部由总部的约400人组成。美太空总司令约翰·杰伊·雷蒙德将军预计明年年初将增加到500名职员。他说,随着太空司令部的发展壮大,他的团队即将完成美太空司令部的太空战役计划,他说该计划将于明年年初准备就绪。

这也表明美军在建立独立的太空军后,将避免传统军种在体制上对于航天部队的钳制,有利于美军专注于空间作战力量的发展。

8月29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白宫,美国总统特朗普、美国副总统彭斯、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和现任美国空军太空司令部司令约翰·雷蒙德出席太空司令部成立典礼。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正式成立美国太空司令部,距离组建独立的“太空军”更近一步。新华社发

二、积极研发进攻性太空武器

目前,美军的航天部队规模并不小,其任务范围广泛,业务涵盖军事航天任务发射、军用卫星和天基传感器的使用、卫星导航系统的控制维护、地面雷达和传感器系统的控制等等。只不过这些航天部队大部分隶属于美国空军,这也是美空军曾一度反对组建新的太空军的主要原因。但随着特朗普团队的反对派逐渐“退群”或“被退群”,为成立太空军扫除了障碍,并使这一进程大大加快。

与此同时,美军也在加速发展太空武器。值得注意的是,与以往注重发展防御性太空武器不同,美军则更加重视加大对进攻性航天装备的投入,包括无人航天飞机、反卫星武器和天基攻击武器系统等都是美军重点发展的武器系统。

其中,X-37B就是美国太空计划的重点项目。2019年10月27日凌晨3点51分左右,X-37B在美国宇航局肯尼迪航天中心的航天飞机着陆设施着陆。这架绝密的X-37B无人驾驶可重复使用航天飞机,在绕地球飞行780天后又回到了地面上,完成了正式的轨道测试飞行器任务5,即OTV-5。对此,美国空军参谋长大卫·葛德芬上将在OTV-5完成后表示:“X-37B在打破了自己的记录后安全返回,是政府和工业之间创新伙伴关系的结果。太空不再是空军的极限,如果国会批准,美国太空军也不是极限。”

美军X-37B空天飞机

另据报道,X-37B计划已经在考虑其定于2020年开始的下一次任务,在此期间,它将继续帮助美国空军——或许还有太空军——开发新的、先进的空间相关能力,因为这一领域对美国整体军事行动越来越重要。

三、秘密进行太空战军演

尽管美军建立太空军还处于初始阶段,距离真正形成战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美军在探索未来太空战方面却走在了前面。据美国《科罗拉多斯普林斯新闻报》网站9月7日报道,一场名为“施里弗军演”的演习由多个美军司令部、盟友和情报机构参与。该军演假想一个敌国在欧洲发动了一场“多领域”战争。

“多领域”战争是一个新的军事术语,它是将传统的陆、海、空作战同太空战与网络战结合起来的统称,即“多领域”战争。因此“施里弗军演”实际上就是一次秘密的太空战军演。

美太空司令部成立还不到10天就开始了进行秘密太空军演,成立不到三个月,美国太空司令部将增至500人。

与传统的军事演习不同,这种新的太空军演不用调动千军万马及各种武器装备。实际上,此次太空军演仅仅包括360名军人和文职人员,而且就在位于亚拉巴马的空军学院的会议室进行。

然而,尽管这种军演看似规模小,参演的人员及动用的装备都比较少,但演习本身及所带来的变革是巨大的。从这次演习的内容来看,它却是涉及一场大型战争,其中,“多样化、多领域作战环境中的各种威胁将挑战文职与军事领导人、策划人员、太空系统操作员,以及他们运用的各种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美太空司令部成立还不到10天就开始了进行秘密太空军演,这反映了美国对于太空军事化的超前性,以及应对太空战的紧迫性。

不仅如此,这次太空战军演,美太空司令部集中了所有军种在太空方面所做的工作,并将在空间轨道发生战斗时担任指挥。实际上也是对各类指挥人员及所有参与太空战演习人员的一次测试和实战培训。

目前,鉴于卫星还没有多少保护措施,即便有原先用来拦截洲际弹道导弹的导弹,美军并没有多少工具来作出反应。因此,美太空司令部必然会提出新的太空武器及相关地面装备的需求,这正好又给其向国会要钱的理由,要不然无法应对太空战争。

四、竭力推动北约和盟国进军太空

美军太空司令部成立后,便加紧扩充组织并接管太空作战职能,但这还不足以达成美军进军太空领域的战略目标。因此,美军致力于加强与盟国的伙伴关系,以增进在太空军事行动方面的合作。美国加速推进太空军事化的系列行动,不仅引起媒体的关注,更令世界各国深感不安,并引发新一轮太空领域的军备竞赛。

北约总部

近日,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在外长会议召开前夕表示,决定正式确立太空作战区域的地位。这位北约秘书长说:“太空对防御和威慑、预警、通信和导航的作用不可或缺。”他补充道,北约不打算在太空部署武器,而是从防御的考量出发,将完全依据国际法行事。

尽管北约坚持认为,它“无意”将武器放入太空或发展自己的天基能力。斯托尔滕贝格也特别表示,北约没有计划“武器化太空”。但这难掩其矛盾心理及迫于美国施压的苦衷。

众所周知,北约是应美国的要求去“面对新威胁”的。特朗普执政以来一直要求北约成员国增加并承担更多的军费开支。近期,华盛顿又对北约各成员国不断施压,敦促它们加强在太空领域的合作,并联合开展太空行动,以应对来自俄罗斯和中国快速发展的“太空威胁”。

之前,美国国会计划推出国家太空威胁报告,以便为扩大太空军事化支出提供借口。美国副总统彭斯则直接把美国筹建太空军的原因说成是“俄罗斯和中国在太空的威胁”。

在华盛顿的极力推动下,无论国际社会是否愿意,太空军事化正在成为现实。美国正式组建太空司令部及太空军,意味着太空军事化已成定局。事实上早在1985年—2002年间,美国就开始推动太空军事化进程,并组建了太空司令部,但后来被战略司令部兼并。美国的此举引起了太空领域的激烈竞争,并加剧了太空军备竞赛。

在美国加速推进太空军事化的刺激下,俄罗斯于2015年成立空天军;法国在今年7月13日也宣布在其空军内部组建太空司令部,并在未来发展成空天军;日本2019年《防卫计划大纲》也将太空列为关键战略军事领域。并宣布,预计将在2020年组建第一支大约70人左右的自卫队太空部队与美军合作。

美国竭力推动太空军事化的计划及行动,立即激起俄罗斯的强烈反应。俄新社称,俄总统普京曾多次表示,俄拥有非常好的武器装备和专业人才,但俄不需要军备竞赛。不过,无论如何,俄将拥有保证国家和公民安全的武器。俄罗斯“今日经济网”报道称,俄中两国是不会允许美国独霸外层空间的。实际上,即便美国在外层空间部署反导系统也无法拦截俄罗斯的高超音速武器。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